论坛 | 陆永基:我看顾青蛟的绘画艺术

时间:2020-11-17

微信图片_20201119075445.jpg

顾青蛟

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江苏省中国画学会理事,无锡花鸟画研究会会长,无锡市美术家协会艺术顾问,无锡市书画院专职画师。


微信图片_20201119075446.jpg


顾青蛟《击鞠图》


微信图片_20201119075449.jpg


顾青蛟《只缘威武格  不被世人轻》


在国画题材里,老虎是一个极具风险的选择,这风险在于世俗所好使得老虎的形象和被赋予的意义几乎没有了再造的余地。对此题材,谋生画匠趋之若鹜,而风雅画家却刻意避之。  

顾青蛟因擅画虎,被外界称为“顾老虎”。但其实他涉及的绘画题材十分广泛,有古今人物、山水林石、花竹翎毛、畜兽虫鱼、屋木舟车、蔬果药草等,且幅幅作品构图精准、敷色清丽、纤悉无遗。我是看过青蛟众多题材的画作之后,才反观他的老虎画的。这让我的关注点不是在于其技艺技法,抑或意味赋予,更多的是在琢磨:以青蛟的学养见识何以会在如此犯忌的题材上宵旰攻苦。虽然他笔下的老虎栩栩如生,但这并不会被业界的“精英意识”所认同,甚至会被鄙夷为非创造性的工艺操作。

而青蛟擅长的另一个题材——仕女,和老虎题材一样存在着很大的风险。因为“媚俗”与“陈腐”是这类题材画中常见的问题,所以很多识时务者即便对这类题材心有所好,也往往会另辟蹊径尽量回避传统的审美考量,甚至有人干脆以“审丑”矫枉……而青蛟则似乎对此完全“木然”,执意将“朱唇皓齿”“明眸流盼”“乌发蝉鬓”“玉指素臂”“细腰雪肤”这些传统审美演绎得惟妙惟肖、穷尽极致。

一次我与青蛟促膝长谈,很直率地提出了上述疑问,青蛟并未急于解释,只是打开手机,让我欣赏里面的数十张速写手稿照片。看着这些手稿中飞扬的意象、率性的勾勒、纵放的笔触、奔涌的激情……我突然明白了,原来意义于艺术往往是无谓的,着意的追求往往会造成南辕北辙,而青蛟作画恰恰没有澄思渺虑的忖量,没有对意义明确的追求。就像“自在”和“自为”两个哲学术语,一般而言后者超越前者,但在艺术上却并非如此。“自在”是艺术之神最纯粹的授予,而“自为”则有着世俗的杂掺。正因如此,毫无澄思渺虑忖量的“自在”往往有一种由衷的、下意识的坚执,而不像“自为”那样需要理性的维护。

青蛟生性率真随性,虽收徒颇广,但他坦言道:“我收徒不考究,也没精力亲授亲传。”说这话时神态天然,几近天真,毫不忌讳旁人的诧异。我觉得,正是因为他的“不考究”,才让他的“师门”有一种进入的平易感和无须循规蹈矩的松弛感。这为艺脉的传播,尤其是为那些不拘程式的出蓝之青,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也正因为青蛟的率真,让他与很多人成为了情谊深厚的朋友,比如福建美术出版社的编辑沈华琼,前段时间在其即将退休之际特意为青蛟策划出版了《现代人物画小品精粹——顾青蛟写意仕女选》。

我觉得,正是散淡的心境,使年逾七旬的青蛟依旧容颜灿烂、精神焕发、艺路闪耀……

陆永基简介

1951年生,江苏无锡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太湖》杂志主编,原江苏省作协副主席、无锡市文联副主席、无锡市作协主席。



文章来源:中国书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