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鼎华创作谈——用图画与文字咀嚼“童年”

时间:2020-05-04



微信图片_20200528230140.jpg


唐鼎华,1958年生,江苏无锡人。198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1973年进入无锡市文化局文艺创作组,1980年进入无锡市书画院,1982年调离。江南大学设计学院教授、美术学项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第五届架上连环画组委会委员、江苏省文联书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吴冠中艺术馆特聘画家。


唐鼎华创作谈


微信图片_20200528230158.jpg

用图画与文字咀嚼“童年”


唐鼎华

固定布局                                                        
工具条上设置固定宽高


“童年”一直是我笔下流露出来的话题。他用画来追忆童年的趣事,对一个年过六十的人来说,一不小心就穿越成了顽童,好像那时没玩够,在那一尺的纸世界里尽情地石头剪刀布、老鹰抓小鸡、斗鸡、摔跤……

微信图片_20200528230204.jpg


 在图画的天地里,玩起来很过瘾。你可以是游戏中胜利的一方,斗得对手狗啃泥,让自己得意地笑出大门牙。好玩的是,在画的过程中一个内容里实际自己在更换几个角色,玩着不同的感受。如画“摸瞎子”,一会儿自己可以是蒙眼的“瞎子”,身子向不同的方向扭动,双手又向四处没目的挥舞,像个无头的苍蝇;一会儿可以是迎面刮鼻子的“摸瞎子”甲,因害怕被“瞎子”捉住,闪身夺路而逃;一会儿可以是背后偷袭的“摸瞎子”乙,大胆从容地对“瞎子”说“我.在.这.里!”一张纸就是一个舞台,自己像导演一样指挥着自己各种“化妆表演”,不亦乐乎。


微信图片_20200528230208.jpg

     

对一个那个年代喜欢画画的儿童来说,心目中最崇拜的就是神笔马良,一支笔在手,要风有风,要雨有雨。遨游在一张画纸里没有了真假,只有“我想”!凭着自己的意志天马行空是梦又非梦。记得小时候画的内容大多是马上英雄手握宝剑、长枪,或飞机、大炮、坦克,一个个内容一张张画品都藏着长大后的理想。而如今却是津津有味地一笔一笔地追忆着童年的往事,玩啊、吃啊、闹啊,那些一幕幕淡忘了的场景,一件件磨糊的趣事,一个个深刻在内心深处的人物在纸面上慢慢地呈现出来。骑在爷爷的肩膀上,上街看花灯;牵着外公的大手,下河学游泳。或伏在外婆的怀里,听故事。或头斜靠在奶奶膝盖上,挖耳屎。久违的亲情,只有到现在才真正回味出那是那么的甜!还有,那些四周的邻居,偶尔遇见的陌生人,只要他们能吸引孩子的眼睛,就是迷,就是欢乐。什么包馄饨、包粽子、做团子,杀鸡、杀鱼、洗螃蟹,还有弹棉花的、修鞋的、磨剪刀的、吹糖人的等等都是童年生活的一部分。爱热闹喜稀奇的孩子,总企图发现什么,专注认真!一个场景,一个形象,一个道具,没有照相机咔嚓咔嚓的拍,却牢牢地储存在了头脑中。嘿!那些花样经,成了现在笔下追忆的线索与模板。


微信图片_20200528230210.jpg 


画啊画啊!画童年题材成了自己的专长,从自己参加第十二届全国美展中的《小书摊》、《蚊烟条》中就显露出来,由此坚定了自己要做个“孩子王”。


     要画好童年不容易,也许是自己对自己要求高,总感觉还有许多好玩的感受画不出。如童年中嬉笑怒骂的声音发不出,馋嘴的酸甜苦辣品不出。的确有些感受,只能用文字表达了。


微信图片_20200528230218.jpg



2018年我写好了《擦一擦镜子,照见童年》,大叫有劲!我在这空间里又听到了炮炒米的轰鸣声,又回味到了换糖“佬佬”那里换来的麦牙糖的滋味。当然,文字碰到具体的形象又显得无能为力,由此书中我又配了图,不然写“蝈蝈的大眼晴”,大眼睛有多大,长多少,宽多少,用尺子认真量,也写不出。边写边画,“玩”得十分的贪心。画了几百幅的插图,也记不起写了多少万的字,近三百页的书,把过去玩的在书中重新来了一回,玩到“不能自拔”!怎么办?继续!又捡起画笔画了十二幅童年趣事,取名仍然叫《擦一下镜子,照见童年》,参加了第六届全国架上连环画展。接着又画了八幅取名为《童年的货郎担》参加了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沉醉于童年往事,我玩得天昏地暗也要与大家分享,因为人们都喜欢那个永远存在的那个遥远的金色童年。一年后,我没掏腰包,由清华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了《擦一擦镜子,照见童年》。


微信图片_20200528230223.jpg


书出来后,电台、新媒体、报纸、书店等等相继组织了报道和读者见面会,有意思的是听许多读者在交流中讲自己的童年趣事,又激发出隐藏在自己脑壳犄角旮旯的童年趣事。还有些在农村长大的,讲那些农村童年的趣事让我羡慕,抓泥鳅、钓田鸡,他们都有一本自己的《童年》。每次的读者交流会,一提到童年人人的目光都会流露出无比的快乐。


    

人老了,梦一般地回到童年,那是一个温馨的港湾。有人说童年是无忧无虑的,天真无邪的,回到这里来息一会儿,发一会儿呆,让内心深处滋生出快乐并发出甜蜜的一笑。我就是想通过自己的画和文字在观众之间架起那座桥梁,来激发出他们回到童年的意念,留恋和沉迷于曾经拥有的那段时光。记得2009年在常州画院举办个展,老院长房师田兴致很高地和我讲她童年的趣事;2018年我在江南大学美术馆举办个展,许多观众带着孩子来看展,给他们讲过去的童年生活。那些描绘的被传承下来的游戏,有些看展的大学生们也玩过,不自觉地也走近了自己的童年。2019年江苏美术馆举办无锡书画院建院40周年作品展,我作为曾经在此工作过的创作员,也被邀请参加,展出的五幅作品也都和童年相关。前来观展的省里同道及画院的领导、老师与老同学们,除了艺术上的探讨外也赞赏童年题材的选择。记得在北京看十三届全国美展时,有位北方老画家建议我下届全国美展仍然送童年题材。大家对我的鼓励,是对我画好童年最大的鞭策!


微信图片_20200528230232.jpg


童年题材历来是画家喜欢下笔的一个内容,也是广受大众喜欢的题材。从传统的婴嬉图、百子图中可见一斑,它在中国画的历史长河中生生不息闪闪发光。童年是金色的,有许多梦想,有许多探究!童年是甜蜜的,充满着爷孙情,父母的爱,手足的温暖,还有与小狗、小猫、小虫子的友谊。童年是多彩的,玩啊,闹啊,读书啊等等,说不尽画不完的童年。只要童心不灭,等到大家老了,它是人们心里的最美好的港湾。累了,烦了到这里来息一会儿,去咀嚼最甜蜜的味道。


2020年春写于听雨斋


作品欣赏
第六届全国架上连环画入选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