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 建设魅力无锡、创新无锡、创业无锡、幸福无锡

   

在职艺术家

吴国平

 



吴国平

1973生,山东郯城人1994年毕业于临沂师范学院美术系,2008年硕士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导师张望先生。2014年考入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攻博士学位,导师王孟奇先生。无锡美术馆(无锡市书画院)专职画家。

作品曾参加2006纪念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全国书法篆刻展(中国书协)、2007“中华情”美术书法作品巡展获优秀奖(中国美协)、2007黎昌第五届青年中国画年展获优秀奖(中国美术馆)、2007当代艺术院校大学生年度提名展(今日美术馆•北京)、2007山东当代青年艺术双年展(北京荣华堂文化传播公司、山东东方艺术馆)、2008 第七届全国工笔画展(中国美协)、2009全国中国画展(中国美协)、2010全国中国画展(中国美协)、2011江苏当代人物画名家邀请展(江苏省文联)、2012江苏省第四次新人美术作品展获佳作奖(江苏美协)。



绘画创作的零度

吴国平

记不得谁说过的一句话,叫做:写作的零度。大意是个人的写作就象人生恋爱一样不可或缺。它不是为生计而写,也不是为写作而写,是为了自已而写。由于自我在成长过程中不断出现的疑问,而自己又对这些疑问并不采取麻木的态度,而是非要刨根问底,弄出一个所以然来,写作就出现了,它甚至与文学也是不同的。写作在这里化为一种纯粹的自我追问,自我救赎,它不附带任何形式的束缚,是对世界,包括各种束缚的突破与重新审视。想到“写作的零度”,绘画作为同样的充满个性气息的艺术形式,也是需要这种绘画上零度精神的。

    绘画倒底是为了什么,我想大部分人都知道它是无能的,它就是来消遣的,对别人来说不存在重大意义,甚至是我们用来打发时间的一个东西,是西西弗推的那块石头,但是几乎所有的人又不按照它的本来规律做,令人无奈,令人可怜,我们不妨来钻一下牛角尖。艺术作为商品是理所当然的,在现在,连情感都能几乎折算成孔方兄的如今,绘画也不例外,成了商品的一部分,艺术成为商品不是问题,因为它具有商品的属性,艺术家也要吃饭,而且要吃好饭,这是人之常情。但艺术品是个人情感的外化,情感不能用钱衡量,人逐利的本性会使绘画创作偏离艺术本质。设想一下,满足了基本的生活物需要之后,你的目标发生转移,会关心心灵的需要,如果不这样,相信这样活着也是行尸走肉。 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问题所在是太在意物质外在的富足,忽略了自我内心生活,导致心灵生活贫乏,创作成为制作,作画成为画钞,画者成为加工机器。相信这些人也是被迫这样的,时间长了他们也是要烦的,但是他们头脑中没有可思想,除了做工匠不能对他们有什么更高的要求,他们也就日复一日,长此以往下去。

    绘画来自于思想和感受,思想来自于经典的书籍与现实的感悟,我们不必作哲学家,但是我们要有哲学的思想,何况哲学本来就不是离我们有千里之遥的。现状是,国人失去信仰,没有了对信仰的尊重,而把各种种样的信仰作拿来主义,遇事时哪一个信仰符合自我的利益就采用哪一种,可见国人的精明的程度。但艺术需要的不是精明而是真诚。传统中国绘画的哲学思想是集儒、释、道于一身的,这使国人的性格当中最少有了几层精神的支柱,人性的趋利避害在国人精明的头脑行使下有了变通,有了充分的腾挪空间。中国哲学思想是可取之处,经是好经,还得看人来如何念才对。传统思想的尚自然,和谐理念的长处和短处与生存空间的促迫给了我们精明的国人以充分逃避精神追问的理由。绘画深受其左右,我们不是正视现实的感受,并以真诚的态度来表现它,而是不断的逃避再逃避,隐逸再隐逸,恨不得钻到自己的安乐窝里躺上一辈子。导致味同嚼蜡,不痛不痒的作品充斥社会。在当代如果说由于时代的交替,情理之中应有一部分传统画的影响,我们也需要一有部分保持传统艺术的精华。但如果于年青一代中,仅以此为生计,以此为艺术的全部目的,那就不仅是生计与艺术的问题,而是头脑,思维,与灵魂的问题了。

    绘画的功能几经“演变”后,现在,我们大部分人已经不再认同由道德的,经济的,政治左右的绘画艺术形式,或者说那几种艺术形式已经不能充分表露人与现在的社会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我们摆脱了知善恶,明劝戒,著沉浮,辨神奸,简单的结合起来功能,我们需要回到艺术的本质上来,从原点上来看艺术的目的。这也是绘画的创作的零度。它是对各种加载在于绘画中重负给予清理,露出它的本来面目。回到孔子说过的那句话上,古之学书者为自己,今之学书者为他人。许多古贤都是说过,艺术是无用之用的。艺术终究是为了自己的,为了自己,自己对此有兴趣,才能持之以恒,思想成熟后,对人生出现的问题进行真诚的发问,这又是一个能让自我做这件事动力。艺术零度,也既是艺术的目的不是为了衣食住行,包括画展等外在的要求。如果创作是向外的,那么随着枯燥的频繁重复。有内心述求的创作者会很快有感到腻烦,直至画不下去艺术灵感枯竭。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途径即是为自己内心而作,即使象西西弗一样,明知最后的无用,但是一直在做这件事情。它是一个没有终结的过程。一旦作品是为自己灵魂的追问与述求而作,一切上述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为自己创作,你就不会为作品的尺寸斤斤计较,画面随心之需要而可大可小,也不会宥于某一种或是几种绘画式样,更不用说迎合画展评委的口味了。为自己而作,古今中外的经典绘画也就活了起来,都可以拿来为我所用,而不分你我彼此了,只要是内心的述求在先,无论何种笔墨的呈现,都是会是合乎情理的。同时也是必然合乎法度的。也会象儿童那样心无旁骛真诚作画。那时就应了那句老话了,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相应的,逸笔草草也好,粗头乱服也好,也都熠熠生辉 。

内心需要的创作需要定性,需要我们全面的知识和精神储备,更需要我们的敏锐的观察力和感受,看书,生活,感受,画出感受到的这些东西就够了。常听有经验的老画家说,画画就是玩,画画就是胡拓拓,我想与这就是绘画的核心与零度吧。

                                                                                                                                                                                                                                                                                                                                                                  2012.4.19

 

                                                                       《刹那系列之一》

 《刹那系列之二》

           《刹那系列之三》